当前位置:主页 > 播报 >

农妇自媒体“帝国”:消费降级下,打造内容界

http://www.baidu.com/    58天前发布

在山东北部有一个小村子叫李庙村,盛产韭菜,秋葵,辣椒,葡萄……还有网络爆款文章。

两年前90后山东小伙李传帅带着村里20多个留守妇女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做起了大城市常见的“自媒体”生意,如今这些留守妇女几乎每人每月能拿到近万元工资,超过了上海市2017年的月平均工资。

看到这则新闻,不少坐地铁上班的新媒体人有点想哭:真是学比天高,命比纸薄。我的竞争对手不是传统媒体、不是机构新媒体而是……农妇。更可悲的是,人家竟然比我们挣钱还多。

李传帅的经历并非像电视剧中常演的那种励志故事,“作为村里唯一一个大学生,为振兴农村毅然返乡创业”,他初中辍学,文化水平不高,在他的朋友圈中经常可以看到明显的错别字。在家种地三年,他在中间离开家,前往城市干起了保安,再到后来去县城专门学习电脑维修技术,由此搭上了这趟“互联网的快车”,并且在这条快车道上越跑越快……

2015年,他开始尝试新媒体写作,2016年,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爆款。据李传帅回忆,那篇文章写的是国外珍稀保护动物被运输的事情,当时有1100万的阅读量,尝到甜头的他瞅准了这是个机会,于是劝说老婆和自己一起回老家发展“农村自媒体”,召集村里的留守村妇一起做起了新媒体。

李传帅对新媒体这门生意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曾经在齐鲁网采访中表示:“流量是非常宝贵的,自己能制造流量,以后就会有更大的商机。”

所以在李传帅的工作室收入直接和点击率挂钩。李传帅曾在朋友圈中晒出一张照片,图中都是工作室成员在日常学习标题时摘抄的“学习素材”,其中包括《妻子回饭店拿东西,却发现丈夫抱着别人,看清那人的脸后瞬间炸了》、《新婚之夜扬州门户网 新娘却孕吐不止,新娘瞬间懵了,啥都没干咋就有了呢》等。

29岁的张红是工作室的老员工,她6月拿到了10055元工资,在所有人中位列第二。她平时的工作就是写文章剪短视频,每天干满八个小时,“看孩子就是一天除了看孩子没别的事,现在上班又不累,下班也挺早的,不耽误照顾孩子,还能赚到钱,”张红笑着说。

工作室的农妇们在乎的是能不能赚到钱,而作为创始人的李传帅则有更大的抱负。他有一个名为“千乡百万”的计划,“以我这个点为目标,往外复制,复制我这种模式,达到1000个乡镇,年收入达到100万之后,这是我的一个目标。”据梨视频报道,目前李传帅每月除去给员工的工资外,工作室还能挣十多万。

因为一篇文章,李传帅和他的自媒体帝国火了,在各种采访中李传帅骄傲地介绍着工作室所生产的那些涉及农村风俗风貌的内容,它们承载着李传帅对家乡的反哺之情,“我们真实的写出了农村的真善美”,李传帅在朋友圈中写道。

这感动了不少网友,在他们看来生产最接地气的内容,展示最真实的农村风采,这个工作室堪称三农榜样。的确,在互联网内容市场中“三农”的确是一片蓝海,还是一般人做不了的蓝海。

有网友指出这其实是在生产文字垃圾,更有人怀疑所谓的“新媒体村”不过是个“洗稿工厂”。“消费在降级,文字也在降级,看了这个我终于知道网上那些没营养的文章都是哪儿来的了,”一位受访者告诉蓝鲸记者。

李传帅在朋友圈中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表示这是不客观的评价,这样评价他们团队的网友都没有看过的稿子,“首先,我们一直都认为洗稿出来的阅读不会高,也坚决不会做;其次,我们团队创作的都是农村题材的小故事,原创标准也以简单为主,而这些都是我们周围发生的故事,又去哪里抄袭和洗稿呢?”

据李传帅刺猬公社采访中提及的文章《家里喜得千金,外公不远千里来祝贺,送的礼物让人佩服》,蓝鲸记者找到了李传帅诸多自媒体账号中的其中一个——“一语薄言”,该账号在今日头条粉丝3.9万人,内容基本是当地农村风土人情与趣事,但阅读数却并不好看,除少数破万,多数内容阅读刚刚过百,而李传帅自称工作室每日爆款级的阅读量,更多的可能由其他账号承担。

据梨视频相关视频,李传帅接受采访时工作室墙上的宣传画中有一个名为“微言薄语”的账号,该账号入驻企鹅号、头条号、一点号等多个内容生产平台。蓝鲸记者查询发现,该账号在今日头条共有粉丝18万人,置顶文章阅读588.8万,而日常文章的阅读也基本都在10万以上,这个“10w+”速度足以让不少小编眼红了。

具体来看,该账号所发布文章涉及领域极广,从社会新闻到娱乐新闻,甚至还有军事新闻,但三农题材极少。记者随机点开其中五篇文章,并就相应关键词检索发现,这些文章皆为已发布新闻的改编或改写,并非严格意义的原创。蓝鲸记者曾就此账号是否为李传帅工作室旗下通过微信与其本人核实,截止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虽然不少新媒体从业者都在感慨自己写爆款还不如农妇,但事实“此爆款非彼爆款”。李传帅在朋友圈表示,自己的读者主要来源今日头条,微信用户不多。这一句话蕴含不少玄机。

与微信不同,今日头条一直以来被视作三四线人群的阵地,而农妇们所生产的内容在今日头条收效良好,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做此类内容与今日头条的用户群体实现了对应。同时,李传帅所蹭到的内容红利并非微信公众号所代表的那些优质内容变现的红利,而是头条号等大批内容平台对于平台内容的现金补贴。而根据此类平台内容现金激励制度,有规律的量产是重要指标之一,所以也就为李传帅这种内容生产方式提供了“致富良机”。

李传帅式成功再次证明了内容生产已经变成一门生意,即便是文化水平不高的村妇也可以轻松制造爆款,坐地铁喝咖啡的大都市新媒体人对此作何感想呢?

扬州门户网一位上海新媒体从业人员显得比较淡然,他表示消费降级,娱乐下沉,趣头条、拼多多有其商业价值,农村自媒体也应该有。

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阅读原文